如风拂过倾听心声

万人气

排在同类书Top1

评分

超过86%的同类书

万在读

83%的女生正在看

同类突围新书,当前排第2

我名为相思, 愿以叶之情,寄我相思于以深……“顾以深,爱你是我的万劫不复,愿来生永不相见!”

第1章 我快死了

“叶相思,别用你的脏手碰我!”床上的男人已经醉得一塌涂地,尽管如此还不忘说着厌恶我的话。

而这些话,我已经听了三年,本该早就习以为常的,可还是按耐不住心痛。

这个男人,我爱了整整十年,可现在却不正眼瞧我一下。

结婚三年多,他都从未碰过我一次。

哪怕我抛掉所有矜持,赤身了往他面前送,都会遭到厌恶嫌弃。

而现在,我快死了。

癌症晚期,多么戏剧,又多么绝望。

但我不打算告诉他。

人生就是这么荒谬,我以为自己还有时间,只要他在我身边,我终究是能让他想起我来的。

可是,上帝已经决定要收回这对我仅有的怜悯了。

“我快死了,你知道吗?”

这个醉鬼哪里会知道呢?

紧了紧拳头,我愈发坚定心里的计划。

爬上 床,我三两下除掉他身上所有衣服,让他赤果地暴露在空气中。

我的手颤抖着,解开了自己的衣服,缓缓地朝他身体靠拢。

微凉的空气,让他很快触碰到我温热的躯体便沦陷其中。

他的大掌抚上我的肌肤,粗粝的掌纹使我颤栗,体温更是居高不下。

我咬牙,羞涩地抚上他的胸膛,柔软的指间触摸他的刚硬,黑暗中听得他厚重的声音。

“玥儿……玥儿……”

他醉得离谱,嘴里喊着别人的名字。

玥儿这两个字,就像是扎根在我心里的倒刺,无法拔除。

我放下自尊忍着泪水,任由他用最原始的方式抚上我的身体。

出乎我意料的是,并非我想象中那样的粗暴狂野,反倒是极尽的温柔。

他像是对待掌心至宝般,将我细细啃啄,耳鬓厮磨并不急于释放。

能够感受到他的隐忍,明明迫切得很,却还压着想法将我点燃。

“玥儿……玥儿……”

听着他低沉极尽一遍又一遍温柔的话,我的心痛得鲜血淋漓,他把我当成了刘玥,所以才这么温柔。

纵然如此,我还是不后悔,我必须要得到他!

很快他的体温比我还高,紧贴着我的皮肤有些灼烫,情迷意乱,我被他撩拨得心神荡漾,搂住他的脖子,主动吻上他的唇。

床褥间翻滚,缠绵,厮磨……

他撑着身体,眼神迷离,我知道那不是看我的眼神。

“玥儿……玥儿……”

他撑开我的双腿重重压下,突破我为他保守多年的障碍,我痛得眼泪直流,咬牙切齿却甘之如饴。

我终于属于他了,也终于得到他了!

可为什么我的泪水却怎么也止不住呢?

他亲吻我的额头,亲吻我的眼,告诉我别紧张,放松,彻底把我当成了别人。

我闭上眼,眼角涌出热泪流落在枕边,明知道是死路一条,却还是要飞蛾扑火般扑向他,在这床底间与他抵死缠绵,直至天明!

我睁开眼,便对上他愤怒燃烧的眼,那恨不得将我撕碎的表情,让我从心头凉到了脚底。

顾以深像看着什么恶心的垃圾似的看着我:“叶相思,你居然敢在我的酒里下药,你还能再贱一点吗?”

我的心猛地一颤,心酸和不甘像要把我淹没。

有几个人会像我一样,上了床的第二天就被人骂下贱呢?

我足足缓了半分钟,才说:“顾以深,我是什么样的人,你不是最清楚吗?”

我直视他的眼睛,想从里面看出一丝一毫的痕迹,但是却只从里面看出了毫不掩饰的鄙夷和恶心。

“叶相思,你真让我恶心。”

顾以深快速穿上衣服,连看都不想看我一眼,径直走了出去:“你喜欢这样,那我就成全你!”

第2章:三个月

第2章 三个月

我兀自勾起苦涩的笑。

他都恨了我这么久了,谁在乎他会不会恨得更深一点,不是吗?

我没把他那句话放在心上,下床去洗了个澡。

换好衣服走出来却发现他回到了房中,见我出来目光狠戾得想要杀人,从药盒里掰出一粒药递给我。

呵,避孕药?

我二话不说,拿起那粒药丢进垃圾桶里:“顾以深,我是你妻子!”

“是你非要把自己放在妻子的位置上而已,我从来就没承认过!”

我的呼吸一窒,不肯承认他的话又在我的心上扎了一刀。

“不管你愿不愿意承认,法律上,我是你的合法妻子!”

听到我的话他的脸色一变,浑身怒意已然到了爆发的边缘,他向我走近一步,压着声音问:“你到底吃不吃?!”

面对他的强势,我的心都提了起来,可我还是倔强地昂着头说:“我不吃!”

语落,他已经将我摁在墙上,狠狠掐住我的脸迫使我张开嘴,将药塞进了我嘴里,再狠狠摁住我的嘴不让我吐出来。

“给我吞下去!”

我将药死死卡在口腔里不肯吞下,抗拒的目光将他彻底激怒。

他双红腥红,摁住我的嘴不松手,直到我别无他法痛苦地把药咽下去。

确定我吞下药,他才松手,仿佛我是个肮脏的东西立即拿纸巾擦手。

“咳咳……”我倒在地上,捂着脖子拼命咳嗽,难受得像火烧。

“这都是你自找的!”他鄙夷地丢下一句话,暴怒的甩门离去,多看我一眼都厌弃。

我赶紧冲到厕所趴在马桶上扣喉,势要将那粒药吐出来。

当手指深入喉咙里,胸腔顿时一股腥甜汹涌而出,马桶里全是艳红的血。

我根本分不清那粒药有没有吐出来,只能不断地继续扣喉吐血。

难受得我眼泪狂飙,却仍不死心。

直到我已经没有任何东西可以吐的出来,虚弱地倒在地上,看在天花板陷入绝望。

我快死了,可我想要个孩子,一个属于我跟他的孩子,仅此而已!

倘若我不使些手段,他根本不会跟我上 床,怕是看我一眼都觉得恶心吧!

我虚弱的在床上躺了半天,顾以深打来了电话。

此时此刻我真的不想听到他的声音,犹豫再三,还是摁下了接听键。

手机里传来他的冰冷的声音:“叶相思,到公司来,立刻!马上!”

不等我回答,他就挂了电话。

我的心里有种不太好的预感,可还是拎着包包去了他公司。

推开门发现他正坐在办公桌后面,手里端详这一张照片,他听到我的动静,把面前的文件丢到我面前。

“签了它。”

文件上醒目的“离婚协议书”几个大字深深的刺痛了我的眼。

“你在做梦吗?顾以深,天还亮着呢?”我的眼眶一阵酸涩,想都没想就开口讽刺道。

出乎意料的是,他竟然没有反驳我,只漠然的看了我一眼,开口道:“叶相思,这些年你过得有意思吗?我是永远也不可能接受你这种女人的,你何必一直在我身上耗费时间,离了婚,你该分到的我一分也不会少了你的。”

我这种女人?我是什么女人?

在他看来,我大概是个为了得到他不择手段,心狠手辣的毒妇吧。

我的心痛的像穿了个洞,看着他冷漠而不屑的神情,我笑了笑。

“你说的对,是没什么意思,可我就是不要离婚。”

这就是他的反击么?和我离婚?别说我时日无多,就算我能活,我也不可能同意。

我和他,只有丧偶,没有离婚!

我转身就要走,这种情况,我和他根本没什么好说的。

顾以深的声音在背后响起:“你还有什么要求可以提出来。”

我厌倦至极,既然如此,那就坐实他心中的形象吧!

“要我离婚也行,不过我有要求。”

“什么要求?”

“陪我睡三个月!”

第3章:她回来了

第3章 她回来了

我的话刚落,顾以深就暴怒了,抓起协议书狠狠摔我脸上,气得连话都说不出转身离去。

当初的婚约,是老爷子定下的,如果我不同意离婚,他耐我不何,也是因为这个,我才敢有底气跟他对抗。 

夜晚十点,我正准备入睡,手机响起,是个陌生号码。

我接了电话:“喂……”

“嗯,以深……别这样,我才刚刚回国……”

手机里断断续续传来微弱的女人声瞬间在我脑海爆炸!

我坐起身,瞪大眼睛不敢置信地听着手机里的声音。

“以深,你别这样,你已经跟她结婚了。”

“那个恶毒的女人,若不是她算计我,我们早就在一起了,何必等到今天!”

“可……可是……”

“玥儿你放心,她会同意离婚的。”

到这里,电话就被挂了。

我的脑袋“嗡”一声炸开,连同着心也在滴血。

刘玥回来了!

而他要跟我离婚!

我紧紧攥着手机,指骨都开始发白。

好的很,原来是这样,我还以为他是真的因为我爬上他的床在生气,原来,是那个女人回来了。

他休想!我这辈子都不会离婚!! 

第二天,顾以深果然又来了。

他一来就直接开口:“叶相思,你考虑的怎么样了?” 

“我说了,陪我三个月,你考虑的怎么样了?”我垂眸,藏在桌底的手紧了紧。

“叶相思别给脸不要脸,当初若不是你使手段,刘玥也不会出国,如今的顾太太也不会是你!”

果然,他心里还是记恨着三年的事,认定了刘玥出事是我做的手脚。

而事实是刘玥收了老爷子的钱,放弃顾以深对她的感情,为了自己的前程离开的,而非我使的手段。

“我不会离婚的。”我看着他,坚定道。

“呵,叶相思,你怎么就这么贱呢?非要跟刘玥过不去,你伤害了她一次,我绝对不会让你再害她第二次!这婚你不离也得离,没有挽回的余地!”

他的话,无疑已经将我定了死罪。

喉咙里一股腥甜涌出,我赶紧去了厕所,哇的一口鲜红呕出,仿佛被抽筋拔骨,痛不欲生。

我擦掉嘴角的血迹,靠在墙壁上大口喘气,眼泪汹涌无法阻挡。

我回到客厅,顾以言已经等得不耐烦。

看到我就开口:“你到底想干嘛!你这样互相折磨有意思吗?”

没意思透了。

我现在不想和他纠缠,看了他一眼就打算离开。

不知道他从我的眼神里误会了什么,他一边解开领带,一边怒斥:“贱人,不是要我陪你睡三个月吗?好,我陪你!三个月后马上给我签字离婚滚蛋!”

还没反应过来,他已经欺身上前,将我狠狠压在身下。

“你发什么疯?”我生气的挣扎,不断地捶打他。

他解开皮带,将我的手紧紧捆绑压在头顶,居高临下道:“三个月,我最后容忍你三个月,时间一到立马从我的生命消失,我这辈子都不想再看见你!”

我愣住,不再挣扎,木楞地望着他,心寒到了极限:“放开我!”

我用力压下恶心,再将涌出喉咙的腥甜咽下去。

我咬着牙不敢说话,担心牙齿上会沾上血迹被看出来,至少不能让他看出来。

“这不就是你要的吗?!”他冷冷一笑,钳住我的下巴强迫我去看他。

好不容易压下去的腥甜再次翻涌而出,嘴里全是血,我难受地去推他,却怎么也推不动。

再不走,血只怕会从鼻子涌出来,我拼命挣扎,却是徒劳。

顾以深看着我这个样子,似乎很满意,嘲讽地说:“怎么?现在又不要了?”

“噗--!”我还是没撑住,血溅满身,胸口痛得跟刀绞似的。

他的白衬衫开满了红梅,昏迷之际,我似乎看见了他眼底的震惊。

第4章:离婚协议

第4章 离婚协议

等我醒来,已然在医院中,却没有看见顾以深的身影,心猛地一沉,他是知道了吗?

他若是知道了我患了癌症,会怎么样?

他是欣喜若狂?还是为我感到一点点伤痛?

“叩叩--!”敲门声响起,我下意识看过去,是家里的保姆。

她端着食盒走来:“夫人,你醒啦!先生因为有急事,把你送到医院就走了,打电话让我过来照顾你。”

这么说,他还不知道我患有癌症的事情。

同时也印证了我在他心中的举足轻重,哪怕我在他面前吐血,都毫不在意地离开。

下午,三点。

我坐在诊室里,医生看着我的检验单苦口婆心说:“夏小姐,我还是建议你住院治疗吧,虽然我不敢保证你的病情,但也好过放弃那一线生机……”

“对不起,我已经决定了。”我坚定不移,医生也不好再劝,叹息地给我开了些药。

我拿着药单去缴费,在走廊里看见意想不到的人,赶紧躲了起来,探着头看过去。

是刘玥,她挂完号就进了电梯,我看了楼层的字数,是三楼,那是妇产科的楼层。

难道她……怀孕了?

心里的堡垒顷刻间崩塌,所以顾以深才这么着急要跟我离婚吗?

回到病房,我看到保姆担心的看着我。

“你帮我出院手续吧!”

保姆有些震惊,想要劝阻我却抢先道:“别让他知道,我住不惯医院。”

回到家,我第一时间把保姆给辞退了,给了她一笔钱,让她把我的病情守口如瓶。

我一个人静静地坐在沙发上,空气里的静寂让我一阵发颤。

我想了很多,大概人之将死,总归会格外的清醒些。我想起了那些年我们相伴的岁月,想起了这地狱一样的三年。

天色渐黑,顾以言来了。

他看到我表情很正常,就好像前两天吐了他一身血的人不是我一样。

心都快痛的麻木了,我竟然感觉自己能笑出来。

“怎么,要来履行约定吗?”

“哼。”他看来连话都懒得和我说了。

“你来这里,刘玥知道吗?”我淡淡的抛下一个重雷。

他果然听到这个名字就有了反应,眼神狠厉地盯着我:“你怎么知道她回来了,你派人调查她?”

哈哈,真是好笑,看来他是完完全全的相信着他的宝贝,觉得她是一朵不出世的大白莲了。

我简直开始同情他,但是最可笑的,还是我这个傻子,连死了都放不开他。

“我怎么知道的你管不着,你就是好奇,她同意你来我这儿?”

一个女人为了能让你离婚,竟然能把你往我这里送?她是真的爱你吗?我想问的我想知道的,是她真的对你是真心的吗?

“她知不知道你也管不着!”他不耐烦的说。

“你是为了她要和我离婚的,对不对?”

“……”

“她怀孕了,对吗?”我终于还是问出了这个问题。

第5章:她怀孕了

第5章 她怀孕了

“对,刘玥怀孕了,我要给她一个名分,这个答案你满意吗?”

与往日不同,我看见了顾以深这次的眼神多了一丝不确定甚至是顾虑,以至于看我时有些出神,让我有机可乘推开了他。

我退开好几步,与他保持距离,大声说:“她怀孕了,那我更不可能离婚,我就是要她这辈子都无名无分!”

“叶相思!”他暴怒,目眦欲裂瞪着我。

“除非,再加三个月!你陪我睡六个月,一天都不能少,做到了,我就答应你离婚!”我是故意的,不单单是为了达到自己的目的,也是为了心里的那口气。

哪怕将他激怒的后果不是我能承担,也不后悔这么做!

顾以深被我气得胸膛起伏,好一会才咬牙道:“好!我答应你,你最好说话算话!”

我朝他勾起得意的笑,内心却无比苍凉,嘲笑自己只能用逼的方式才能得到他。

他走过来,将我摁在墙上,凌厉的眼神看得我心慌难耐。

我不能怯场,扬起嘴角挑衅他:“六个月,从今天开始!”

果然,他眉眼一窒,立即当着我的面解开裤头,我的心也随即狂跳起来,紧张地想要往后退,却无路可躲。

他猛地将我翻转过来,把我摁趴在墙上,从后后面撩起我的睡裙,大掌探入腿间分开,没有任何前戏,就这么硬生生闯了进来。

我痛得咬牙,冷汗直冒。

“怎么?这不是你想要的吗?”他以报复的形式狠狠进攻,恨不得将我弄死过去。

他在羞辱我,我绝对不能哭出声,这是最后的底线。

他像是不知疲惫,狠狠地贯穿了我一次又一次。

每次在我撑不住快要晕厥的时候,他就狠狠地咬住我的肩膀,直直将我痛醒。

“你给我睁开眼,别装死!这是你要的,我给你,同时你也给我好好地记住,我是如何让你快活似神仙!”

喉咙里涌出腥甜,我又要吐血了,绝对不能被他发现。

我主动转过身趴在床上,做成狗爬式的姿势。

身后传来他鄙夷讥讽:“真是不要脸到了极致!好,我成全你!”

他从后面用力挺入,我也随即将血吐在床单上,立即用枕头盖住,紧紧揪着床单,直到他彻底放过我才敢晕过去。

连续好多天,顾以深都为了跟我离婚而日日来我房间过夜。

每夜都让我置身天堂于地狱之间徘徊,痛,却甘之如饴。

我甚至在想,既然都活不久了,那就好好地刻入他的心间,至少在我逝去之后,他还能恍然想起与我床第间的抵死缠绵。

也因如此,刘玥坐不住了,主动打电话约我出来。

她曾经是我最好的闺蜜,只是从她算计我的那天起,就不是了。

为了去见她,我特意好好打扮了一番,至少要在正室的位置上漂亮地赢她。

我穿了一条白色的连衣裙,优雅端庄不失大气,拿出限量版的包包,就这么底气十足地出现在她面前。

刘玥在看见我的那一刻,眼底的嫉妒愤怒是显而易见的,也正合我意,就是要她嫉妒我。

“我们打开天窗说亮话吧!我怀孕了,怀的顾以深的种!”刘玥得意地昂着头,似乎等着要看我如何绝望难过。

“你这么明目张胆告诉我,难道不怕我把你的孩子给弄没了吗?”

第6章:久别会面

第6章 久别会面

出乎我意料,她似乎并没有因我的话而动怒,反倒是笑得淡然:“你大可试试看,看看顾以深会不会放过你。”

我的手紧了紧,确实,按照顾以深那么紧张她的层度,如果我弄掉她的孩子,肯定不会放过我。

“不管我弄不弄掉你的孩子,他都不会放过我,因为……他即将成为我孩子的父亲,这辈子,他都会跟我纠缠不清。”

输人不输志,我随便扯了个话来堵她。

果然,刘玥倏神情倏地一变,有些不可置信,疑惑的目光落在我肚子:“你也怀孕了?”

“我是他的妻子,怀孕不是很正常的事?反倒是你,无名无分就算生下来,也只能是野种!”

她终于生气了,站起来说:“叶相思,你别太过份了!”

“过份的人应该是你吧!刘玥,我卡里的钱都用完了吗?”我笑着问她,看着她脸上愈发地变得难看,心里似乎平衡了些。

当年老爷子给了她一笔钱出国进修,让她离开顾以深,拿钱离开的时候甚至都没有犹豫,只不过却拿了我的卡,让我成为了替罪羔羊。

在顾以深眼里,直到现在都认定是我将她逼走,是我毁了他们的幸福。

“当初你可以为了钱走得毫不留情,现在我以正室的身份,用钱买你肚子里的孽种!你开个价吧!”

我以女主人的姿态大声说,顿时,咖啡厅里的人都带着鄙夷的目光朝她看去。

刘玥彻底被激怒,抓起桌面的咖啡猛地泼到我身上:“你没有资格拿掉我的孩子!”

咖啡撒了一身,让我措手不及,她上前两步,扬起了手朝我的脸扇过来。

我本能地扭头,用手阻挡。

让我意外的是她竟然朝桌子倒去,肚子狠狠撞到桌角,桌面的杯子被撞掉。

“哐当--!”一声,她与杯子同时摔在地上。

“啊!孩子,我的孩子啊!”刘玥顿时哭喊出声,尖锐的叫声让所有人都看了过来。

她浅色的裙子骤然出现一抹红艳。

心猛地一沉,我有些后怕地往后退。

“啊!救命,孩子,我的孩子!”她还在哀嚎连天,放佛受了天大的冤屈。

她裙摆上的艳红越来越大块,我惊诧不已,刚刚明明就没有用力推她。

此刻,周围的人都在看我,无数双眼睛都在控诉着是我将她推倒,却无人敢上前。

在我还在恍神之际,刘玥已经拨通了顾以深的电话:“以深,我在你公司对面的咖啡厅,快来救我,肚子好痛!”

她挂了电话,捂着肚子难受地朝我勾起嘴角,似乎在嘲弄我的愚蠢。

心头猛的一沉,我知道自己又被她算计了。

三年前也是如此,她还是那么擅长陷害我,一点都没变。

顾以深很快就赶来了,见到刘玥坐在地上,裙子全是血,顿时把我的罪名给坐实了。

二话不说扬手就狠狠甩我脸上,他暴怒的声音在耳边炸开:“叶相思,你还能再恶毒一点吗?连孩子都不放过,如果玥儿出了什么事,你他妈就去陪葬!”

第7章:无力辩解

第7章 无力辩解

陪葬……

这句话就像是炸开了我的耳朵,嗡嗡作响,他就这么恨不得要我去死吗?

纵然心痛得紧紧揪成团,我摇着头说:“不是我,是她自己摔倒的我根本没有推她。”

“呵呵,是吗?”顾以深眼神一沉,抓了最旁边的服务员问:“她是怎么摔倒的?”

服务员战战兢兢地说是我推倒的刘玥,并且愿意提供监控视频。

心已经沉入了谷底,众目睽睽之下我百口莫辩,加上视频监控,更是跳下黄河都洗不清。

“你还有什么话要说?”顾以深看我的眼神,仿佛将我凌迟。

紧了紧手,我昂起头大声说:“对,就是我推她的怎么样?只要一天没离婚,我就是你的妻子,我决不允许外面的狐狸精怀着野种跑来我面前叫嚣,这就是她当小三的下场!”

忽然,他眼神一变,猛地掐住我脖子,周围一片冰冷的吸气声。

他凑到在我耳边冰冷冷道:“那你有没有想过,激怒我的下场是什么?”

这句话说得我心里激起一层冰锥子,狠狠刺入我的心脏,鲜血淋漓。

他狠狠地推开我,抱起刘玥,轻声问:“怎么样?坚持住,我马上送你去医院。”

刘玥窝在他怀里,有意地看我一眼,露出害怕慌张的神情,摇着头说:“以深,是我自己不小心摔倒的,不怪雨薇。”

呵,到了现在还在装。

我气不打一出来,大声吼:“我希望你的孩子赶紧没了,这样也不枉费你这么辛苦演的这场戏!”

“闭嘴!”顾以深暴怒,狠狠怒瞪我。

“顾以深,如果今天她的孩子没掉,那么我有的是方法让她失去孩子!”我咬牙,攥紧拳头,搁下狠话转身离去。

出了咖啡厅的门,我便奔跑起来,心痛得不能呼吸。

天气真的很应景,在这个时候竟然下起了庞然大雨,周围的人都在纷纷避雨瞬间走得只剩下我只身一人在雨中站着不知所措。

我就这么一步一步在雨中走回家中,已经是夜里八点。

浑身湿透,入秋的夜风吹得我浑身都发冷发颤。

加上本就是癌症的关系,我的身体经不起这种折腾,已然虚脱生病了,脑袋昏昏沉沉沉重得很,我知道,我生病了。

还没来得及换衣服,手机就响起来,我拿出手机,屏幕上是顾以深的名字。

心骤然一窒,我本能地挂掉他电话。

强烈地意识到,他找我绝对是刘玥出事了,心开始慌了起来。

他会对我做什么?

难道真的要杀了我给刘玥陪葬吗?

刚刚挂掉,他又打了过来,手机的震动惊得我手抖,手机掉地上,不断地亮着屏幕震动。

我不敢接,我逃离似的飞快地上了楼,关上门靠在门背上大口喘气,心里忐忑不已。

不是害怕刘玥出事,而是害怕……我跟他没有挽救的余地。

我不希望,在仅剩最后的时光,最后落得带着最痛的伤离去。

鼻腔猛地一股热流,我抬手抹了一把,手心全是艳红的血,触目惊心。

第8章:被迫献血
如风拂过倾听心声

因篇幅限制,请关注下方公众号,继续免费阅读

如风拂过倾听心声

每小时关注人数

下一章

精彩评论

  • 如风拂过倾听心声

    3****8008

    4小时前

    0

    如风拂过倾听心声

    男主对女主说和蔼可亲,我也是醉了,

  • 如风拂过倾听心声

    魏~你而来

    5小时前

    0

    如风拂过倾听心声

    这个给好看的大家可以好好的看一下的哦?

  • 如风拂过倾听心声

    Linda

    2小时前

    6

    如风拂过倾听心声

    感人肺腑,很喜欢?

  • 如风拂过倾听心声

    回忆总是那么甜

    5小时前

    1

    如风拂过倾听心声

    写的不错

  • 如风拂过倾听心声

    很任性

    4小时前

    1

    如风拂过倾听心声

    很好看

如风拂过倾听心声 如风拂过倾听心声
如风拂过倾听心声
如风拂过倾听心声
如风拂过倾听心声
如风拂过倾听心声

微信关注公众号

继续免费阅读全篇

如风拂过倾听心声